首页 > 智库

防治措施落实到位,儿童安全才有保障

——由赵志勇案看预防性侵儿童犯罪

2019-06-14 11:11:24来源:中国妇女报

  国家制定防治性侵害的专项立法,普遍的儿童防性侵教育,对密切接触儿童行业人员的严格入职审查、品行考核,对校园内和学校周边环境的严格管理,24小时面向儿童的性侵害投诉热线,酒店宾馆对带入儿童的严格身份审查,对刑满释放性侵儿童人员的信息披露、核查及严格监管,对渎职失职公务人员的严厉追责,司法机关保持对性侵儿童犯罪的严厉打击态势,全社会在打击儿童性侵犯罪上的通力合作,监护人严格依法履行监护责任,所有这些防治措施都落实到位,儿童的安全才有保障,性侵儿童犯罪的发案率才能降低。

    6月4日,河南省开封市中级人民法院张贴布告,经最高人民法院核准,强奸多名幼女的罪犯赵志勇被执行死刑。去年年末,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以强奸罪、强迫幼女卖淫罪等罪名分别判处该案4名案犯死刑、死缓,有期徒刑18年、12年。本案判决结果彰显了正义,判处赵志勇死刑再次向社会传达出一个明确的信号:未成年人的合法权益受到国家法律的严格保护,任何人敢于以身试法,必将受到法律的严厉制裁。

  “赵志勇案”暴露的问题

  从媒体披露的信息看,本案发生的时间是在2015年6月至2017年1月之间,犯罪方式则是一直以来在某些地区存在的、打而不绝的模式:“赵志勇们”出钱,通过一些社会闲杂人员或者学校里的不良学生,以殴打、恐吓、威胁等手段,强迫年幼女学生满足“赵志勇们”的邪恶淫欲。

  “赵志勇们”所实施的性侵儿童犯罪区别于一般个体犯罪,犯罪行为带有如下特点:第一,团伙犯罪,受害人数众多。有人寻找目标,有人充当打手,有人负责接送,多人参与性侵,如此往复,受害人数不断上升;第二,犯罪行为半公开化。犯罪地点往往是酒店、宾馆等公共场所,有时甚至公然把车开到学校门口,光天化日下劫持受害女童;第三,犯罪手段暴力化。对待受害女童多采用殴打、恐吓、拍裸照胁迫等暴力手段,与性侵成年人的手段基本相同,儿童难以抵抗、自救和逃脱。

  在国家不断强化对儿童的保护,不断完善刑法,取消嫖宿幼女罪,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联合出台严惩性侵儿童犯罪的法律规定等大背景下,“赵志勇们”的犯罪气焰何以如此嚣张?多名女童遭受性侵的犯罪为什么再次出现?某些地区为落实法律规定,在防范儿童性侵害方面做了哪些预防工作?赵志勇这类黑恶势力背后有没有保护伞?他在获取人大代表等社会职务过程中有无违法行为?地方人大对其担任人大代表是否尽到严格审查义务?金沙湾酒店作为案发场所,对出入的儿童是否尽到身份核查义务?受害儿童所在学校是否开展了国家要求的预防性侵害教育义务?上述问题值得相关方面认真反思。

  如果这些问题不查清楚,没有清晰的答案,没有人负渎职失察之责,就无法保证儿童不会再次受到犯罪分子的侵害。

  防治措施都落实到位,性侵儿童犯罪发案率才能降低

  为保护儿童安全,国家近年来不断加大对性侵犯罪的打击力度:2013年10月24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四部门联合发布《关于依法惩治性侵害未成年人犯罪的意见》;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民政部2014年12月18日发布《关于依法处理监护人侵害未成年人权益行为若干问题的意见》;2018年10月,最高检向教育部发出《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建议书》,建议积极推动幼儿园、中小学校园安全建设,有效预防和减少教职员工性侵害幼儿园儿童、中小学学生违法犯罪发生,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最高检察机关向政府行政部门发出的第一号检察建议书。2018年12月12日,根据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建议书中提出的有关建议,教育部办公厅下发了《关于进一步加强中小学(幼儿园)预防性侵害学生工作的通知》,要求各地教育行政部门和学校要从性侵害学生案件中吸取教训,把预防性侵害教育工作作为重中之重。

  强奸女童在任何一个法治国家都是严重的刑事犯罪,是挑战公众心理底线的行为。严峻现实也表明,司法机关的死刑判决并未能彻底阻挡“赵志勇们”伸向女童的魔爪。因此,我们必须清醒地认识到,降低儿童性侵害发生率不能单纯依赖严刑峻法,事前预防才是减少儿童性侵害犯罪的根本之道!各国各地区的经验表明:国家制定防治性侵害的专项立法,普遍的儿童防性侵教育,对密切接触儿童行业人员的严格入职审查、品行考核,对校园内和学校周边环境的严格管理,24小时面向儿童的性侵害投诉热线,酒店宾馆对带入儿童的严格身份审查,对刑满释放性侵儿童人员的信息披露、核查及严格监管,对渎职失职公务人员的严厉追责,司法机关保持对性侵儿童犯罪的严厉打击态势,全社会在打击儿童性侵犯罪上的通力合作,监护人严格依法履行监护责任,所有这些防治措施都落实到位,儿童的安全才有保障,性侵儿童犯罪的发案率才能降低。

  开展专项调研和有针对性的预防工作

  针对性侵儿童犯罪问题,笔者认为需要尽快开展专项调研和有针对性的预防工作:第一,需要心理学、社会学、犯罪学等专业人员的介入,通过调查研究,发现导致犯罪高发的根本原因,为政府和司法机关制定防治儿童性侵害的对策提供科学的依据,对症下药才能标本兼治;第二,公安部、最高法、最高检应针对性侵儿童案件开展大数据分析,发现犯罪分子采取的一些主要的犯罪手段,列出一些应该重点防控的行业和地区,给国家的犯罪防控资源指明投入的区域和行业;第三,教育部应加快落实最高人民检察院“1号检察建议”的步伐,针对中小学生是性侵犯罪主要受害群体的人群特点,尽快将预防性侵害教育纳入中小学社会常识教育范畴,尽快在教育系统实现对性侵儿童犯罪的一级预防。

  儿童保护事关国家和民族的未来,事关儿童的发展和幸福,因此,决不能把保护儿童停留在口号上、文件里,而是要重行动、看效果。“全社会都要了解少年儿童、尊重少年儿童、关心少年儿童、服务少年儿童,为少年儿童提供良好社会环境。对损害少年儿童权益、破坏少年儿童身心健康的言行,要坚决防止和依法打击。”党和国家领导人对儿童的殷殷关爱之情,对儿童保护工作提出的具体要求,宪法、法律对儿童的保护规定应当得到不折不扣的落实。

  赵志勇性侵女童一案已经入选2018年人民法院十大刑事案件,彰显了人民法院对儿童权益保护的重视和严惩性侵儿童犯罪的决心。期待对赵志勇案件新一次的追责能够真正触及儿童保护工作的“软肋”,彻查是否还有潜在的仍在实施性侵儿童犯罪的“赵志勇们”,回应社会广泛关切,给儿童创造一个安全健康的社会环境。期待性侵儿童犯罪频发的地区加大儿童保护力度,将儿童的最大利益和福祉真正放在重中之重的位置。

  无论是谁,对待儿童的态度,就代表了他对待未来的态度。

  (作者系中华女子学院法学院副教授)



责任编辑:陈芊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