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北京pk10历史记录

德才兼备是给儿童的美好“福利”

2019-06-14 11:04:25来源:中国教育报

  今年六一国际儿童节前夕,民政部设立了儿童福利司。业内人士认为,这是儿童工作方面“具有里程碑意义的重大历史事件”。我们的孩子,不仅是家庭的未来,也是国家的未来。

  现代社会,得益于人类文明进步的发展,人的个性更趋向自由、自主。在现代科技提供的优越生活环境下,在现代传媒的高速、广泛影响之下,新一代的自发“思乐逸”,比以往更加突出。

  然而,我们应该意识到,今天现代化的优越舒适的生活环境,也会对人类产生不良影响。生活富足,正在给现代社会带来后代教育的新问题。正如深谙人性的中国古贤管子所说,“人心之变,有余则骄,骄则缓怠”。

  据央视近期报道,韩国有40%的老年人家庭,在养25岁以上的子女。也就是说,生活富足的韩国子女们,“啃老”现象十分严重。在“舔犊之情”的“自然”作用下,出现了从祖到孙的爷爷奶奶、外公外婆、爸爸妈妈“六人护一犊”,增大(乃至递增)了“娇惯”、桀骜不驯、以自我为中心的“小皇帝”“小公主”的出现率,对常规家庭教化的影响,对后代“做人”素质的影响,对社会的影响,也正在显现。

  人类社会发展至今,由于历史文明的积淀及其教化影响等因素,我们今天的社会化文明程度较高。但是,必须看到,新生代对社会的适应,不会由“遗传”而获得,人的社会化是“新生归零”的。

  这让我们进一步意识到,对学生进行“做人”教育的重要意义。换言之,现代社会其实对人的社会性、社会素质,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现代社会的生活、生产乃至社会治理,需要人有更高程度的社会化素质。

  也就是说,现代社会的新现实,客观上使我们必须付出比以往更多的时间、精力来培养、提高新一代适应社会生活的基本素质。我们的后代,将来要真正成为有用的人,所接受的教育内容不但要有自然科学知识,也要有生活常识、品行规范,要学会社会生活技能,并学会做人,要有全面的德才素质。

  为何大家都认可素质教育,但实际还在“拼考试、看分数”?

  我们都知道,育人、看人、选人、用人,都是要“德才兼备”的。做一个能在现代社会中自立的人,自然科学知识、生活常识、品行规范等同等重要。

  但在教育、教学的实践中,人们为何会大力度地偏重自然科学知识教学?为何会相当偏重以自然科学知识为主的知识教育,而轻忽、边缘化了其他社会素质的教化?

  答案或许是,因为自然科学知识为主的量化考核(考试),能够比较简单、直观地分出高低,方便选拔,使选拔、录取显得有客观依据,公平、公正。

  的确,不能完全否定分数在升学选拔上具有客观、公平、公正性。但是,以量化的考分作为选拔的依据,确有其副作用——容易产生过度注重自然科学知识教学,而忽视其他素质教化的现象。因此,破“五唯”,显得尤为迫切。

  人们不能不思考,对我们的后代进行的教育、教学,应该做出改进。中小学校在人类基本知识教育上如果投入了过多的时间精力,那这部分多花费的时间精力,应该调整出来,用于进行重要乃至更重要的“做人”“品行”的培养教化。否则,我们的育人会跟不上现代社会对人的素质的全面、更高要求。

  我们需要从“国”和“家”的长远、整体利益出发,来进行教育的顶层设计。国家应设定达到合格标准的中小学教育目标,并具体到课纲、课程、课时。严格要求不超纲、不超程、不超时。须以具体政策措施,使得各级学校特别是初中、高中学校不要层层加码,提前“起跑”。

  要应用具体的政策措施,切实改变学生以“分”为贵的现象;要改变“以录取率为首”“以分为贵”的学校、教师评价方式。

  教育的本质,是提高学生各方面的素质水平,教师、学校的水平也应体现在提高学生水平上。能使学生水平在原有基础上提高得越多、越快,同样甚至更能反映教师、学校的水平高低。

  应该从人才培养的真正现实需要出发,改进落实德、智、体全面选拔录取的标准,深入研究、创新品德、体育的定量、定性评价方法,有效增加品德、身体素质等在选拔人才、录取人才中的权重。

  家长、学校、用人单位、政府等社会各相关方面都需要认识到,单在基础性的智育上层层加码,多费精力和时间,对学生的成长、发展并没有足够的必要性,反而可能造成伤害。

  用人单位也应该多途径、不拘一格地育人、选人、用人,使各类人才都有出路,有与其付出和贡献相应的价值体现和相应待遇。

  当然,家长也应因材施教,对孩子不做过度期待,不对孩子进行“填鸭式培育”。

  在应该开展人才竞争选拔的学业阶段,人人均可以公平、公正地参与竞争。但应以实际措施,明确规定学校不应、不得“抢跑”,不盲目地“提前起跑”。全社会应该形成一种共识:学校抢揽“尖子生”,教学“抢跑”,家长课外“提前起跑”,并非公平竞争,也并不能真实体现孩子的智力和水平。

  应该在充分研究论证的基础上,对考试选拔本身进行改革,对考什么进行改革。

  (作者系南京财经大学退休教师)

  



责任编辑:陈芊润